1.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1. <big id="y8tro"></big>
    2.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1. 中尚圖動態

          自由撰稿人新書出版,一生感悟我亦如蜉蝣

          時間:2021-07-29 15:16:44 來源:中尚圖

            人生若朝暮

            我亦如蜉蝣
            蜉蝣之羽,衣冠楚楚
            脆如寒冰,命若朝露
           
            好想好想 裸身跳入河中
            好想好想 坐在灰色的
            瓦屋頂上
            看  夕陽落日
            好想好想 站在高速鐵路的
            月臺上
            看著列車駛入駛出
            而無動于衷
          首批下海者個人出版
            可我只能站在耒水一彎破碎的黃月前
            涕淚滂沱
            村中的這條石板路就像古老悠遠的驛道
            ——沿著耒水河,從馬村開始,一直通達到下一個水埠,再下一個水埠,直到衡陽。
            窿牯佬——耒水人指挖煤的煤工;
            狗爬窿——耒水人指小煤窯。
           
            民間雖有“寧睡廟堂,不做窿牯佬”之說,但“人窮不計事苦,家貧不嫌錢少”“錢少也是錢,蒼蠅也是肉”,就這個理。
            男人想著還沒投胎轉世的那個兒子,以及妻子沾著口水數票子的喜氣樣子,決定上窯挖煤。管它呢,橫豎百來斤,男人豁上了。
           
            蜉 蝣----守.山.樹.
           
            上蒼是公平的,憑天地之偉力,它給了每一個村莊一件神物或法器,譬如石頭村的白頭獅、大河灘的百米噴泉、五里牌的四眼井、六甲村的葫蘆塔和廖王坪的鐵牛(隕石)。馬村的神物就是那棵守山樹。
            守山樹下曾經有過許多的馬,因而方圓八百步得名“馬村”。這棵千年古樟,有猛枝九根,虬曲蒼勁,盤亙而上,猶如九龍飛天。其中有一巨枝橫臥,枝腋葉梢觸及大地,像大鍋的勺柄一直伸至馬村村口,形似一條神奇的登天小道,曲幽中送你到達古樟之上、云端之間。到了元宵節,這里便成了馬村最理想最浪漫的觀賞勝地。全馬村的鄉親們都雀躍鼎沸在這棵千年古樟的巨臂上,為自家龍燈隊歡呼。
            馬車右就是沿著這條小路般的樟樹巨枝,到達了樹的主桿分杈口——一個足有半張乒乓球臺大小的、如同巨型鳥巢的樹脖窩。窩槽里鋪滿了經年沉積的腐殖、百年前的鳥糞以及疊生千年的苔蘚。他躺在那兒,雙手抱頭,再一次想起六爺罵他父親的那句話:“沒用的東西!”這話不痛不癢卻挖心,使得他牙齒咬得咯咯叫。他并不知道,在距此十五年后的同一個無助無奈的贖罪日里,他會在那魔鬼與天使對決、死亡與重生較量的黑暗的深井中再次想起。
          自費出版
            于是
            他在浮出水面那一刻
            停下了
            如同隔著玻璃看風景
            玻璃外是女孩的臉
            在圓月般的井口晃蕩
            擠壓成各種形狀
           
            蜉 蝣----八.居.會.
            “該想到的都想到了,能做到的也都做到了,現在整整還差二十萬。兄弟們,再想想辦法吧。”馬車右對大家說,“市場我是看準了,走到這一步,前進則生,后退則死!”
            “有一個人可以去試試。”伍乃子說。
            “誰?”
            “礦里來了人物,叫費建業的,外號:銅殼子。”
            入秋后很長一段時間,當礦區七居會那片橫七叉八的灰色瓦檐下騰起裊裊炊煙、當壕渠里潴積的陰風帶來寒鴉的孤鳴、當紅色廠房高高的墻壁折回母親呼喚孩子歸家的喚叫聲時,日落余暉便從數只云眼中像探照燈的光柱一樣,瀉滿了礦山的各個巷弄。其中總會有那么一道霞光越過低矮的山岡地帶和蠶臥著的費家那幢因落滿了櫻桃樹葉而變得斑駁陸離的灰色屋脊,準時準點、不偏不倚地照射在墳崗“八居會”上。每天如此。那時的墳崗在殘陽下如同一座屹立在金色霧霾中用古銅幣疊摞起來的山峰。礦區一片蒼茫,歸鳥佇候,而天空卻孤霞橫飛、素凈明朗。就掐準這個將黑不黑的時間點,在墓碑凌亂、徑道交錯的墳崗上,有那么一對男女,男的著一身白色西服,女子披一身素色長裙。他們就是“銅殼子”費建業、東北姑娘張紅。他們準點出現在墳崗上,每天如此。這倆牽手于亂石小徑,飄蕩在墳冢之間,像魚線上跳躍著的兩個浮標,忽上忽下、忽前忽后,鬼抬轎般在粉色的光芒和夜霧的交織中,彳亍而行。
          \
            這種被人們認為不祥的鳴叫聲
            就像耒水上的打魚人放養的
            鷺鷥的喙一樣
            啄勾住了人們的心
            尤其是那些歷經過風雨
            闖蕩過世面
            品呷過人生苦辣的人
           
            蜉 蝣
            深.井.魚.
            喉嚨干渴得厲害,像噎著什么。馬車右又欠過身子去,正當他窩著手掌想再搲一捧水喝時,發現水洼里竟然有魚。這是馬車右沒有想到的。在這種與世隔絕,既無陽光又無食餌,沒有生存條件也無生命來源的地方,怎么會有魚兒?這里一無所有,而它們卻一無不缺至善至美地活著。馬車右心中一驚,遂把臉湊近水面。他看見那是一種只有火柴棍大小的銀色透明的小魚,它們成雙成對,在清澈蕩漾著的水洼里一動不動地靜靜地待著,只是鰓下的小翼在輕微扇動。當馬車右把手放入水中時,小魚便游了過來,它們應該沒有視力,憑借水波的震蕩辨別方向,在他指間穿梭。馬車右能感覺到魚兒的尾翅蕩起的波紋像發絲從指背上滑過。它們是如此的單純,單純到了不知道畏懼,就像是活在天堂中,哦,其實這就是它們的天堂——生命的天堂。“至簡原來是如此的美麗,生存的意義就是簡約。”他遽然蘇醒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如此清晰地認識到生命真實意義的感覺。馬車右心中頓生悸動,遂對這些魚產生出對神靈般的敬意和崇仰,引頸浩嘆道,“帝王將相、布衣百姓誰都是食不足二兩,臥不過三尺,剎那間,也只有持重和任性。坐在豪華酒店的大堂里不一定比坐在綠樹掩映下的農家門檻上來得舒服。生命即簡單。這樣看來,我還不如這些魚——同為生物,我不如它們安逸;作為人,我沒有它們純潔完美;相對生命,我又沒有它們強大和幸福;作為萬物一體的一分子,我遠沒有它們盡職盡責。”他心里生出一種感激。“好,那就聽天由命吧!”馬車右給自己找了個“生”的理由。他對自己說道:“臨近出口時再啟爆,然后逃離,如果我跑出去了,好歹我還是活下去,去過一種像深井魚一樣的孤僻遁世的生活,如若沒能逃出……那也許就是我的宿命,那么擁抱它吧!”
          \
            蜉蝣
            這是他一生中最長
            同時又是最短的一段距離
            這是他如同蜉蝣般燦爛的生命中
            最復雜最具挑戰的瞬間
           
            蜉蝣----朝生 · 暮死
            公元一九九九年九月———也就是老裁縫死后次年的九月七日。云悶在低空,熱潮從土地里往外躥。黃色的月亮就掛在伸手可以觸及到的地方。當那個被深紫色煙云籠罩、水面上閃爍起藍色波光的傍晚來臨時,耒水上游河畔女埠灘——也就是馬村人所說的那個“婆婆灘”,發生了幾十年從未出現過的奇觀景象:大面積的、聚以成億的蜉蝣在泥江與耒水淺平的河流岔口泛濫開來——那是一種通體透明呈淡黃色、扇動著銀色的羽翅、翹起兩尾長須和一對蠅眼的蟲子。它們從不輕易示人,一旦示人,就是遮天覆地。那日,它們像狂風卷起的黃沙、像長江虎跳峽騰空而起的水霧,在河岔口中央的淺岬上空集結,如風攪雪,密密麻麻、層層疊疊、足腿相碰、羽翅相連。它們正在歷經其生命中的最后瘋狂!這是它們最神圣的生命事業——它們為之而等待,為之而煎熬。奮進、拼搏、痛苦、失望、掙扎……最后為此而死!它們的生命僅存一個傍晚。上蒼特意封住了它們嘴,造物主攜天命阻塞了它們的腸道,僅給它們有限的、不可重生的一點點額定的精力和時間,讓它們各自去演繹自個的蟲生。在生命僅存下的幾個小時內,它們必須去全力完成生命中最后的圓滿——雌性產卵而死,雄性力竭而亡。在奔向這股旋轉的洪流中后,或成功、或失敗、或遺憾終身、或如愿以償——它們都將會是脆弱的露水,轉眼間將化為烏有。
            在泥江水岸邊的河汊、沼地、灌木叢下,在淺灘的葦塘中、在倒伏著莪蒿的沙垾上,以及夾江上那座爬滿青藤的石拱橋下,數不清的蛻變和正在蛻變出來的蜉蝣,伸展開乳黃色的翅膀,以排山倒海之勢,朝圣般向著河口淺岬蜂擁而來。這股飄搖的滾滾洪沙,鋪天蓋地,以無法想象的狀況形成一個巨大的、旋轉中的黃色風柱。風柱內傳出的低頻振翅聲宛如由遠而近的滾雷,而近處細潤的夾雜著黏接的聲音是來自它們匆匆交尾時的吮吸聲;這些細碎的蠶噬聲音非常神秘,反向著包裹世界。無數新來的外圍的拼命地往里涌;里面的、精力耗盡的紛紛揚揚地朝周邊仄落。周而復始,一連幾個小時。卵圓的河岬上堆積著足有十公分厚的蜉蝣尸體。這一切都在寂無聲響有驚雷中進行著,所有的生命最終都將在此回歸自然。
            懶洋洋揺動著的耒水上游寬闊的黑色水面上,漂浮著無數它們的尸體,如同鋸木廠成堆的鋸屑傾倒在了河面上。擁擠、緩慢、雪崩般浩浩蕩蕩地向西北面的下游漂去。這些漂浮的、有些還處在掙扎著的蜉蝣,引來了大大小小的魚群,水面上無數冒著泡的黑洞是它們的嘴巴,唼喋聲如同落雨,它們正貪婪地享受著這頓突如其來的蜉蝣盛宴。盡管這樣,蜉蝣尸體還是像一條占去半條江面的撕爛了的灰色帆布帶子,從河岔口開始,一直伸延到下游很遠很遠、直到視覺模糊了的水天之間。
            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
            馬車右帶著玉子再次去廣東連玩帶著治療,效果很好,一個月后回來了?;貋淼哪莻€傍晚,他與她看到了這個瘋狂的蜉蝣景象。馬車右過目即忘,但玉子卻目思神游。她由此而生出了什么樣的感想,不得而知。馬車右回來后的第一件事是開始著手修繕裁縫鋪的房子,將發霉起斑的墻壁重新粉刷,將老裁縫的工具包、案板、縫紉機,以及那個讓人看了便心酸的煤灶,都收撿起來堆放在后院雜房里。玉子臥室在閣樓上,他按女孩的風格裝修了一番,添置衣柜、梳妝臺,將原來單人床換成不銹鋼圓柱床并簇新的被褥。玉子愛坐在陽臺上,他便將那里打造成一個能身臨四季的空中榭臺。置身其中,春天里,滿目是青山綠水,夏天里清風習習,鳥語花香,秋季來了層林盡染、浪濤聲聲,而冬來時,陽光溫暖,夕陽紅遍。馬車右知道玉子最喜歡就這個地方——她在回伍市的幾年中,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這度過的。半月后,諸事辦妥,馬車右這才去公司。一路上籌劃著怎樣將公司穩定下來。“決不能讓冶煉廠二百職工再度下崗,決不能讓煤礦停工停產,決不能讓青龍公司不該發生的事再次發生。”他對自己說,心里便覺得重新燃起了希望和增添了力量。
          \
            蜉蝣之舞,纖纖裊裊
            與惡與善,地獄天堂
            -END-
           
            關于本書.
            《蜉蝣》以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耒水地區生活為背景,以主人公馬車右的人生經歷為主線,敘述了當地人形形色色的生活樣貌,以類似一個家族的興衰成敗來展示、謳歌中國那個大發展的年代。小說講述了一批普通人的人生命運。他們或代表善良或代表丑惡,或是可僧的或是可愛的,都是那個時代的縮影。他們用各自的人生告訴我們:善良和正直永遠是生命的主旋律,樸實和真實是生命的永恒追求。
          個人出書需要多少錢
           
            關于作者.
            王豫湘,一九六O年生人,祖籍河南商城,出生地湖南永興?,F居長沙。曾經的首批下海經商者,現為自由撰稿人。

          ?

          聯系電話:010-59603199(總編辦)010-65583678(編輯部)
                          85763678(制作部)65573678(發行部)65562678(財務部)

          手機熱線:18513336662 15201625177         郵編:100022

          E-M a i l:zhongshangtu@163.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

          Copyright ? 2004-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2527號-1 技術支持:愛維時空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

          在線QQ出書咨詢 

          我要出書 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色噜噜,国产欧美综合系列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