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1. <big id="y8tro"></big>
    2. <th id="y8tro"><option id="y8tro"></option></th>
        1. 《味盲》是否能找回愛情最初的模樣?

          作者:一少 著
          出版社:臺海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1年06月
          書號:ISBN:9787516830307
          字數:
          印刷時間:2021年06月
          開本:
          紙張:16開
           
          分享到:

          編輯推薦

          為生活打拼的李西風與好友路子文面臨著來自感情、工作的壓力和扶擇。陷入物質與愛情的掙扎,他們焦慮、迷茫,并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風雨過后,卷起紛紛的塵泥,是否能找回愛情初的模樣?

          隱藏的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展開全部 >>

          內容簡介

          本書講述了青年李西風和好友路子文在經歷愛情、事業和家庭的挫折與磨難后,一路改變與成長的故事,非常生活化,很有代入感,意在讓讀者感悟到生命與熱愛的重要性。并讓讀者擁有堅持奮斗生活會更好的正能量。

          隱藏的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展開全部 >>

          作者簡介

          一少,營銷策劃人,音樂作詞人,小說寫作人。深耕品牌整合營銷與商業管理策劃領域多年,服務多個商業廣場項目與品牌企業?,F為大道智合營銷策劃機構創始人。著有長篇小說《心盲》,作詞集《將愛寫成歌》,填詞代表作《男人狠一點》。

          隱藏的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展開全部 >>

          目錄

          休克、血漿、胃管、氧氣管、導尿管、引流管、呼吸機、心電監護儀,所有這些陌生的詞匯一下子都落在李西風的身上。他從未想過這些東西會與自己發生關系,也不容他去想。生活就是如此,跌宕起伏,猝不及防。
          零點三十分左右。一輛出租車停在醫院急診部門廊。李西風模索著褲子口袋。從里面掏出錢來給司機,凌云早已下車繞到右邊拉開車門,扶著李西風。急診室里一個年輕的值班醫生簡單問診之后,給李西風測了血壓,看了舌頭與眼球,初步判斷其為內臟出血,需要立即手術。凌云不禁問道:“是什么內臟出血了?”醫生回道:“現在還不清楚,需要做個B超才能確診。”說完帶著他們去了二樓B超室。
          不一會兒,B超顯示:李西風腹腔大量出血,脾破裂。B超室的醫生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讓手術室準備手術,并叫護工把手推車推到急診外科。凌云聽到這話,哇的一聲哭了。這時的李西風還能自己走路,只是已經開始踉蹌,像喝了半斤酒似的。凌云請醫生幫忙扶著李西風下樓,然后自己去繳費。外科診室門口手推車已經到位。李西風躺在手推車上被護工急速地推向手術室。他下意識摸了??诖l現手機不在,于是便跟護工開口借一下手機,但被護工拒絕了。直到進了電梯,凌云才跟上來,把手機遞給了他。
          “我現在在醫院,脾破裂,你半小時之內趕到手術室門口等我出來。”
          “誰?什么?”路子文睡得迷迷糊糊地問道。
          “我,風子。只有凌云一個人在,你趕快過來。還有……不要給我爸媽打電話,不能告訴他們。”李西風這時已經開始大喘氣。
          掛斷電話后,李西風接著撥通了他叔叔的電話,說了同樣的話。
          到了三樓手術室門口,醫生讓護士抽血,卻摸不到脈搏,次沒能扎出血,然后換了個護士才完成,李西風的血壓已經低到37—55mmHg,主刀醫生說立即手術。仔細地問詢、記錄后,醫生讓凌云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她膽怯地對著李西風說:“等你叔叔來簽吧。”
          “等我叔叔?那我就完了!”李西風驚訝地盯著她,胸腔涌起一股涼意。
          凌云看上去十分惶恐:“我不敢簽,真的不敢簽。”
          “我能自己簽嗎?”他問醫生。醫生點點頭說可以,把筆遞給他。
          在護士把李西風推進手術室之前,他對凌云說:“在門外等著我,我沒事兒,開完刀就好了。聽話,路子文一會兒就來,別怕,等著我。”
          推車把李西風往手術室里推,只聽見凌云在后面喊:“西風,我在這等著你出來。”
          李西風坐在手術臺上后,護士說道:“你試試能不能把衣服脫了。”他坐在手術臺上手腳并用地把褲子脫了,接著開始脫上身的外套,發現已經沒有力氣彎曲手臂,嘗試了兩三回,終放棄,“我沒力氣了,直接剪了吧。”護士拿把剪刀咔咔幾下把衣服全部剪掉,讓他躺下。這是他次近距離觀察無影燈,以前只在電視上見過。
          一個年輕的男醫生走過來:“一會兒要給你插尿管,你要配合。”
          李西風點點頭:“醫生,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你說。”
          “請問脾是干嗎用的?影響生育嗎?我還沒結婚呢!”醫生回道:“脾,就像闌尾一樣,不影響生活。”
          “你不能騙我??!”
          醫生又回道:“不騙你。”
          兩個護士準備給他插尿管,李西風急了:“是不是在肚子上開個洞,在外面吊個袋子那樣的?我不插,我還沒結婚呢,不能插。”他之所以有這種反應,是因為讀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在放學的路上,看見一個老頭騎著自行車,在腰上吊著個袋子,袋子里面是黃色的尿液,他對那個畫面記憶猶新,心生恐懼。男醫生說:“不是不是。過幾天就拿掉,不影響你結婚。”
          再次聽到醫生的確切回答后,李西風才開始不停地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我沒勁說話了,我沒勁說話了……”然后,就暈了過去。
          他開始做夢,無邊無際的夢。跳躍、模糊、混亂、清晰……他夢到了北京,冬天的早晨,北方的冷對于一個南方人來講是難以消化的。那種清冽的風撞到臉上,肉是疼的,不像江南的風撲到臉上的那種撫摸感。不過,有一點他比較喜歡,就是北京的冷是干燥的,雖然肉疼但它不往骨子里鉆;而潮濕的江南,每一絲冷氣都想著法兒嵌進骨頭縫。還有一點就是北京室內有暖氣,他很是羨慕,多次跟同事說要把暖氣這個事業推廣到南方,給江南人民帶去福利。
          六點,北方的天空還沒大亮。他一邊走一邊看著晨曦的天際由烏轉青,由青轉灰,由灰泛白。他隨眾人一起坐上地鐵,又隨眾人一起從地下鉆出來,在出站口買好早點,拎著到公司,一天的工作就開始了。他的工作說簡單也簡單,就是給曲庫里的歌曲填詞、給將要發行的專輯寫推廣文案、給歌手的宣傳寫企劃方案;說復雜那是真復雜,給歌曲填詞真不是光有“靈感”就能行的,寫個七八稿那也是常事。
          即使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他還是選擇離開了北京。不單單因為唱片業的蕭條,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婚姻。身邊的同事、朋友、同學、親戚都在跟他說年齡不小了,應該找個人結婚,特別是那些隔壁鄰居與遠房親戚,在他們的話中,總能聽出一些弦外之音。相比,他父母受到的壓力比他更大。然而,與一般家庭的父母不同,他父母并沒有催促他結婚,可越是這樣他心里越是難受,因為明白是父母不想給他壓力。在這一點上,他在朋友面前說過,父母是體諒他的人。
          不過,體諒歸體諒,事實總歸擺在眼前,思來想去,他覺得人們說得也挺有道理。一來,他年齡的確大了,差不多該是結婚的年齡。還記得少年時的打算是30歲結婚,按此計劃進行那是正好。二來,父母年紀越來越大,作為獨生子女的家庭來說,孩子在身邊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
          除此之外,還有路子文的一句話,一直在他腦子里盤旋,就像路子文的四方臉一樣塞得他腦袋滿滿。路子文是這樣說的:“風子,你在外面就是認識再多的女人,她會跟你回這個鳥不拉屎、海水渾黃的三線小城嗎?‘鹽海’不是‘上海’,即使有女人愿意,你覺得地域性的差異將來她會跟你爸媽相處融洽嗎?”
          的確,路子文說的都是很現實的問題。雖說,社會已經發展,時代已經進步,但是生活習慣確實是沒法改變的,很多事情地域性造成的差異還是很難去協調統一,這是可以預見的問題。所以,他很贊同路子文的這個觀點。
          他的空窗期已經四年有余。說起來,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在女人這個課題上他總是比常人慢一拍。所謂上一次戀愛,其實是他的初戀,他的初戀比常人不是慢一拍,而是慢了好幾拍。那一年,他24歲。
          李西風再次醒來的時候,是疼醒的。他想睜開眼,努力了好幾次沒有成功。他感覺有人在自己的肚子上挖洞,挖一下拽一下,拽一下再挖一下,每挖一下他就抽搐一次。他想坐起來,使勁抬腿卻動不了,再使勁抬胳膊、抬手,還是動不了,他感覺自己此時就像小時候看到的村里人殺的豬一樣,豬的四條腿被左右分開綁著,然后鋒利白晃的殺豬刀從脖子往下一刀拉開豬肚子,這樣來回大概五六個回合。那種疼痛難以描述,他想叫,卻只從喉嚨深處發出悶悶的哼哼聲,嘴里的牙正咬著一根粗大的管子,每次“挖拽”地抽搐,使得腹部起伏巨大,然后就有好多雙手摁著。突然一股液體潑在腹部,那種清涼緩解了他的抽搐,一塊抹布質地的物品擦干了流動的液體。隨著這些所有的觸覺傳遞到他的大腦,聽覺也跟著蘇醒,混沌地傳來“好了好了”的聲音,他在大腦里搜索、解析、分辨,得出此聲音好像是那個跟他說插尿管的聲音。當他嘴里的管子被拔出來后,他用盡所有的力氣喊:“疼死了,你們先打麻醉再開刀啊,疼死了!”同時,他的手腕用力地敲擊發出聲響。那個瞬間李西風失憶了,他認為手術還沒開始,他的時空秒針還停留在那個醫生跟他說配合插管的那一格上,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命里缺失了兩個半小時的思維空間,而醫生則安慰道:“沒事兒,好了,給你用鎮痛泵,一會兒就不疼了。”
          大約四點一刻,李西風被推出手術室,全身僵硬,意識喪失,但隱約聽見有個醫生說從他腹腔里清理了3000毫升的血。沒想到他的腹腔會失血這么多,因為來的時候他思維清晰還能走路,失血這么多竟然沒有休克,真是奇跡,再遲半小時,估計他就沒救了。后來路子文告訴他,中途護士去血庫拿了四袋血漿。

          隱藏的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伸手觸摸天空,徒步丈量圣城。

          展開全部 >>

          ?

          聯系電話:010-59603199(總編辦)010-65583678(編輯部)
                          85763678(制作部)65573678(發行部)65562678(財務部)

          手機熱線:18513336662 15201625177         郵編:100022

          E-M a i l:zhongshangtu@163.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東區G69幢2號

          Copyright ? 2004-2017 自費出書 合作出書

          北京中尚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2527號-1 技術支持:愛維時空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721號

          在線QQ出書咨詢 

          我要出書 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色噜噜,国产欧美综合系列在线